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ipz144磁力

这部日剧讲述了不卖座的搞笑三人组合——“麦克白”的成员高岩春斗(菅田将晖饰)、朝吹瞬太(神木隆之介饰)、美浓轮润平(仲野太贺饰),和他们的粉丝——家庭餐厅店员的浜里穗子(有村架纯饰)及其妹妹䌷(古川琴音饰)的青春故事。他们曾经也有梦想,也有自己想要成为的“大人的自己”。然而现实是,他们终究偏离了曾经梦想中的道路,过着“失败”人生。就是这样的五位年轻人,他们在生活中却猪圈发现正是由于这个“失败”,才得以与现在的人和事相遇,才得以找到了至今从未想过的“幸福”,才得以刻画出这样一曲绚烂的20代青春物语。

热播日韩剧

ipz144磁力热门推荐

《明天又是一天》友谊的力量。 人物介绍: 洋洋:因为考不上美院而一度堕落,心底却执着着热爱着艺术。 春天:洋洋的师兄,乐观、开朗、幽默。四处采风,自由绘画者。 乐乐:洋洋的妹妹。温和。 (“那些花儿”响起来。渐轻。) 旁白:接下去,我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是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或许根本你就是这个故事里的男女主角,你也曾经这样欢笑过(“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不是狗嘴,当然吐不出象牙。”——笑声)、哭泣过(“姐,我很笨,没画画的天赋。”哭泣。),你也为了一个梦想执着过(为了艺术,我头可断、血可流,一个春天倒下了,千万个春天又站起来了。)、放弃过(哐一声。“我不配,不配画画!”)。这样的一段日子,我们一起度过。 (环境模仿迪吧。音乐震耳欲聋。可以听到男男女女尖叫声。以上这些都是发生在幕后,交待一个背景环境。 迪吧音乐渐渐轻下来。同时手机的铃声渐响。 一个穿着另类,但不暴露,发型夸张的女孩子拿着一个手机从舞台内侧走出来。手机铃声正尖锐地响着。此时迪吧音乐不停,但转为背景音乐,以手机铃声为主。) 洋洋:喂!谁啊?你又怎么了?知道了知道了,过两天就回来。还死不了。没事就挂了。 (嘀咕)烦死了。 幕后:洋洋电话接完没有? 洋洋:来了!催命啊!哈哈……(笑得很夸张)大家尽情地叫、尽情地跳!哈哈…… 边笑边跑出去 (音乐渐轻,至无。春天从舞台一边背着画板急匆匆走出来)春天:洋洋,你快点儿。小妮子你年方二六的,走得比我还慢。呵呵。(音乐响起,最好是“那些花儿”。以后只要有春天出场,就放这首歌曲。)洋洋,你快点儿。 (洋洋背着画板,跟着出来。) 洋洋:真像只八哥,一路过来,你的话就没停过。呵呵呵。 春天:我们今天在哪里“蹲点”? 洋洋:真吃不消你,春天。“蹲点”?又不是侦查、监视。好好地出来采风被你说成像特务间谍工作一样。 (春天就势做出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搞笑的那种。) 春天:和“蹲点”一样的性质! 就这儿吧。 (两人开始摆放。) 春天:上次,我们在公园蹲点四个小时零四分,发生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坐在长凳上的一对恋人从亲热无极限360度转变为抽你耳光没商量;有4个小孩子从我面前走过,还有一个还没走过来因为尿湿了裤子被妈妈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揪回去了;还有一位老大爷,在我前方的草地上一圈一圈地转悠,终于走过来对我说:“小伙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钥匙?” 洋洋:哦,我怎么就没发现啊?我真怀疑你是在画画还是在“蹲点”侦察,观察那么细致,呵呵,你真够不务正业的,春天。 春天:小丫头片子,越来越不象话了。说过几遍别“春天、春天”地叫,是“师兄”。 洋洋:春天怎么了?艺术无国界,更没有长幼之分。 春天:(举起画笔,敲洋洋的头。)小丫头片子!再不改口以后不带你出来采风了。 洋洋:(吐了吐舌头。) 春天:为了绘画,我头可断、血可流,一个春天倒下了,千万个春天又站起来了。黑暗的主(zu,念成平舌音)啊,带走我吧。…… 洋洋:(接话,捏着嗓子说话。)晕啊,下面应该是“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这句了。 春天:对!春天就在你面前。嘿嘿,洋洋,我的台词你怎么全学会了?太不够哥们了。 (可拍洋洋的肩膀。春天走到洋洋身后,指了指花板上画。) 春天:色彩感觉不错。这里,这里还可以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当然有种人不用考虑素描关系而只注重色彩关系。(停顿。)大师!哥们,脚踏实地地画吧,等到以后我们发达了,随你怎么画都成。但现在不行。 洋洋:知道了,春天。还有,我是(si,念成平舌音。)女生,春天。 春天:……越是不让叫,越发叫得欢。等这幅画画完就送我吧。这幅画给我的感觉很不错。(固定成一幅画,下场还要用。) 洋洋:我的画从来不送人的,我要保存起来。洋洋的绘画成长记录。呵呵。 春天:真够臭美的,不过,对于我们这种未来的艺术家却是一个好习惯,以后出画集会方便很多。 (音乐响起。建议“生命的希望不再失落”。) 洋洋:春天,你为什么会学画画? 春天:为什么?就是喜欢呗。你呢? 洋洋:一样。 春天:我以前也问过我的学长他为什么来学画画,他也是这么干脆地回答我的。我想,大家都一样。你知道吗,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成为一名自由绘画者,把全世界最美的东西搬到我的画纸上。 洋洋:我想,我想能够考上美院,然后继续深造,成为一名老师,使我的每一名学生都像我一样热爱绘画艺术,爱到骨子里去。 春天:真够贪的呀你! 洋洋:彼此彼此。呵呵。春天,你说起话来像雀子? (春天做狂喷血状。) 春天:不像。(停顿。)倒像乌鸦。“咕哇,咕哇。” 洋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好了好了,认真画画。就知道动嘴。 春天:Yes,woman! 报告,我还有一句话说。 洋洋:又怎么了,师兄(强调)?批准! 春天:刚才你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不是狗嘴,当然吐不出象牙。 (春天夸张地呲牙咧嘴。大家笑成一团。) (“那些花儿”渐渐响起来。再慢慢轻。) 旁白:有人说日子就像是流水,那他们的生活一定是欢跃着、响着叮咚的溪流。快乐就像那些花儿,洋洋洒洒地开了一地,灿烂地…… (“那些花儿”响起。所有人下。) (舞台布置成一间画室状,零乱。画室里随意地摆放着石膏像、吉他、花布满地。 乐乐背着画板一脸沮丧地到舞台中央,开始把绘画工具摆放好。准备开始画画。) 洋洋:(巴掌拍门。)乐乐开门!大白天的把画室门关得那么严实干嘛!乐乐! 乐乐:姐,你回来啦。 洋洋:不是你打电话让我回来的嘛。 (坐到画板前。)来,把最近画的图让我瞧瞧。 乐乐:这是刚出门去公园画的。 洋洋:这画的是什么东西,可以说是画? (乐乐赶紧跑到柜子前,拿出一沓画纸递给洋洋。) 洋洋:(翻看)一堆垃圾。看看,看看,这里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有春天的声音响起来:色彩感觉不错。这里这里还可以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 乐乐/洋洋:知道了,姐/春天。(说话音重叠。) 洋洋:这张把对比拉开,这幅的颜色太花了,水粉画到像是国画的大写意,有创意啊,画成这样脸都不红,还敢拿出来?一点进步也没有。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乐乐:姐,我很笨,没画画的天赋。(开始哭泣。)我想了好几天了,(停顿)我不想再画下去了。我根本没这个天赋。 洋洋:你说什么? 乐乐:(停顿,鼓足勇气)姐,我不想再画了。 洋洋:画了那么多年,说不画就不画了,真行啊你,乐乐。 乐乐:姐,我觉得画得太累了。我只是想休息一段时间。 洋洋:休息,多轻巧的一个词。好啊,你就是这么对待它(指着花板),这么对我的?(几近于喊出来。) 乐乐:姐,真正该画画的人应该是你! 洋洋:(一震。)是我?不可能。再也不会去画了。看看我的手,这双手还能捏着笔画画吗?笑话! 乐乐:怎么不能?你的天赋远比我高。 (乐乐从柜子里翻出一沓画纸。又拿笔往洋洋手里塞,洋推三阻四,后接下画笔和那些画。) 乐乐:姐,你看看,你以前的画,画得多好啊!姐,你画啊。 (洋洋拿画笔的手颤抖厉害。突然像烫到了手,把笔扔到地上。) 洋洋:不再拿画笔。 (乐乐走上前,静静地拾起笔。音乐渐渐想起来,建议王筝“糖纸”。) 乐乐:(很平静地说)姐,你是个胆小鬼。(喊)胆小鬼!不就是没考上美院嘛,春天哥说,你是因为发高烧才没发挥好的。一次考不上就下次再考,一年不行那就十年。但你却因为这件事开始自暴自弃,去酒吧、去迪吧!快乐了吧你!你快乐吗?你把所有的期望投注在我身上,我不停地画,想画好点,想你快乐点,姐,可不论我怎么努力你都不再是以前姐了。你一点也不快乐。我的画还有什么意义?而你,明明热爱它(指画板)痴狂,却放弃了,你就是懦弱,你走不出失败,你害怕再失败。你是个胆小鬼! 洋洋:别说下去了!(洋洋把画板一把推翻,很响的匝地板的轰隆声。)我不配,不配画画!(拿起一张自己的画,停顿了一下,撕了下去。) 乐乐:姐!(连忙上去夺其他的那些画。) 洋洋:给我,撕了它我就彻底解脱了。 (两个人争夺。一个不小心,所有的画纸都被抛上天,散乱飞下。) 乐乐:你撕,你撕吧。撕完这些你就真会死掉了。 (乐乐拾起一张画纸,递给洋洋。木讷地接过,看了看画,撕又停手,突然抱着那幅画,蹲下来哭泣。乐乐扶起画板,走到姐姐身边,抱住她。) (“我的画我要保存起来。洋洋的绘画成长记录。”) (音乐响起。“糖纸”音乐保持一致。) 旁白:鱼深情地对水说:我从不闭上眼睛,因为我想看着你!水深情地对鱼说:我始终在你身旁流淌,因为我想拥抱你。鱼和水不会分离。 (“那些花儿”) 乐乐:姐,你觉得我这幅画怎么样?这里,我觉得还要修改一下。你觉得呢? (“姐,我很笨,没画画的天赋。(开始哭泣。)我想了好几天了,(停顿)我不想再画下去了。”) 乐乐:姐,是春天哥的信,他在法国寄来的一幅画。太美了!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成为一名自由绘画者,把全世界最美的东西搬到我的画纸上。”) 乐乐:姐,画集!我在书店里看到了你新出版的画集! (“我的画从来不送人的,我要保存起来。洋洋的绘画成长记录。呵呵。”) 春天:在你的画集里,看到那张“蹲点”时画的画,形把握地很准,感觉很不错。不知道还愿不愿意送我? (“色彩感觉不错。这里,这里还可以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等这幅画画完就送我吧。”) 洋洋:在很多人的鼓励和支持下,特别是乐乐,她始终陪伴我左右,使我走过那段生命中黑暗的日子。站在原点上,我找回了自己,重新开始了新生活,坚定不移地朝着神圣的艺术殿堂,脚踏实地地迈进。我才知道,绘画在我,如果没有它,我将会很快死去。经历了这场暴风雨,一切都很顺利地进行着。那段属于我、乐乐,还有春天的激昂岁月,在我们生命的每个角落,留下青春的脚印。



求一个搞笑又不失内涵的短剧剧本

歌曲《因为爱情》·······(两人纠结中) 炅【情人节刚过又是元宵节】 丽【爱人也好,家人也好。他们都在团圆】 炅【而我们······】(说罢要走) 丽【哎·····】(呼唤)(两人拥在一块) (马丽也要走,被何炅叫住) 炅【来!让我最后好好地抱抱你】 丽【嗯】(抱三次,怎么抱也抱不动啊~~) 炅【过年没少吃啊】 丽【别难为自己了,像往常一样(拍拍手)来!让我抱抱你吧】(何炅纵身一跃) 丽【过年没少吐啊】 炅【怎么样?我胖了吧】 丽【拉倒吧,你再瘦点都能飞起来】 炅【我不想离开】 丽【我也不想】 炅【这怎么办呀】 何马【哎呀~~~】 炅【我不想离开】 (传来咳嗽声,杜总出场) 何马【杜总~~】 杜【你说我这休息一会,你们嚎什么嚎我这是】 何马(哀求)【杜总】 炅【别让我走】 丽【我也是】 杜【哎呀。不是我想让你们走,主要是上面的意思。你说去年我们那个超幸福鞋垫广告做得是多好。但是····你说····一年一共出去六双!卖三双,丢三双,退回了三双,我们这公司是要垮啊!得裁员,你俩必须走一个!!PK吧】(摆开架势) 丽(捧拳)【师傅,你曾经说过,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所以······(拍到何炅)舍不得师傅套不着狼,卖不出鞋垫我饿得慌~~徒儿得罪了】 炅【请!······请你放过师傅我吧】 丽【啊?】 炅【师傅我太惨了你知道吗?!为什么我这么在乎这个事业,就是因为我在情场上太失意了。我告诉你,其实我暗恋了一个女孩很多年了。(马丽惊讶状)当我还未成年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喜欢她了(马丽指着他),可是她一直都不搭理我。有一年,4月1号情人节,她打电话跟我说‘来我家玩吧,我家里没人’。于是我特别开心地狂奔而去,到了他们家门口我捶了五个多小时门,发现真的没人!后来我才知道4月1号不是情人节,情人节是4月5号!多年之后,我终于在路上堵着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主动开口约我去宾馆房间见面。(马丽哇一声)九点半钟,我穿戴整齐,手捧鲜花,来到了宾馆房间的门前。当我按响了门铃,门一打开。只见里面灯光昏暗,烛火摇曳,她穿得格外的销魂,一把拉着我在床边坐下。她挨着我,我挨着她,她的眼睛里只有我,我的眼睛里只有她。她非常甜蜜温柔地对我说了一句话‘你听说过安利吗?’】 丽(沮丧)【哎呀~~】 炅(更沮丧)【我去~~~】 丽【师傅,你·····你这也忒惨了】 炅【现在你知道这份事业对我有多重要了吧】 丽(点头)【嗯】 炅【那走】 丽【我留步】 炅(回头)【啊?】 丽【师傅,你有所不知,其实我比你惨。我的身世听说是这样的······我出生的时候是难产,所以我一落地,我爹就死了。我妈背着我踏上了背井离乡之路。走着走着,我突然说‘妈呀,你咋还往前走呢?你不觉着孤单么?我都挂树杈上啦~~~(摆手)快回来!!可是····可是我的大声呼喊,对一个双目失明的母亲来说,是多么的无济于事啊!后来,出于无奈,我一把屎,一把饭,把自己喂养大。你说,咱俩谁惨?!】 炅(捂着脸)【都挺惨的~~~】 杜【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挺惨的,但是这我销售业绩上不去的话,这我也没办法啊】 丽(甜美声音)【杜总~~要是说到销售的话,这可是我的强项。杜总,要不我给您诠释一下我出神入化的马氏销售法】 杜【好的好的~~】 丽(转到何炅)【嗨~~~~先生是来买鞋垫的吗】 炅【我呀?】 丽【难道我在跟鬼说话啊?·····你是来买鞋垫的吗】 炅【你看呢】 丽【哇噻!我真的是有够聪明的!一猜就对了。你知道吗?我们这里的鞋垫跟其他店里是不一样的哦!因为它特别特别的神奇哦~~(故弄玄虚状)你要把它垫在鞋里······】 炅【呸!!!!!~~】 丽【······那它就是鞋垫喽。要是你的脖了盖卡秃噜皮了,你把它敷在你的脖了盖上,那它就是护膝。(捂眼睛)放在这里呢就是眼罩。或者你还可以····放这里放这里~~~~】 炅【给我来五双!】 丽【哇!我卖出去了】 炅【全塞她嘴里!(转到另一边)杜总!(杜总哎一声)杜总~~~(撒娇状)】 杜【去去去~~~】炅【你看她这种销售法就会让客人觉得反感,甚至恶心,对不对?】 杜【我觉得呢,对待顾客要不卑不亢!重点呢要抓住顾客的心】何马开始争锋抢先说 (驾驾驾驾~~~) 丽(甜蜜状)【杜总~~~~】 杜【哎~~~你来(指着马丽)】 丽(冲着何炅)【站住!····小哥!恁是来买鞋垫的吧】 炅【哼~~你们这有让客人站着说话的习惯吗?】 丽【没有~~小哥,来,小哥啊恁坐】 炅【这凳子消过毒吗】 丽【没有~~我帮恁吹吹】 炅【你这口气里有病菌吧】 丽【没有~~那我帮恁擦擦·····小哥,你想买什么样的鞋垫啊】 炅【你们这就这么一上来干谈生意啊】 丽【那···那还想怎么的】 炅【渴啦!】 丽【咦~~~~~】 炅【有没有82年的老费呀?老费就是那种很高气很洋气的色酒】 丽【没有~~】 炅【二锅头呢?】 丽【没有~~】 炅【咖啡呢?】 丽【没有~~】 炅【白开水呢?】 丽【没有~~】 炅【自来水呢?】 丽【没有~~(何炅不耐烦)···有有~~~不过小哥,我们这是卖鞋垫的,洗澡的去隔壁啊】 炅【我就是来买鞋垫的!】 丽【小哥,那是多大的鞋呀?】 炅【你说什么?!】 丽【那是多大的脚啊??】 炅【你这怎么能直接问呢?不要老是涉及别人的隐私!那要是我直接问你的有多大,你高兴啊?】 丽(捂着胸)【没有~~】 炅(转向另一边)【杜总!你看看她呀!动不动就说没有没有~~客人最不愿意听的就是没有!我跟您说啊,她开了就什么都有了】 丽【····怎么说话呢!切~~杜总,我总结了一下,我觉得这一年我们的鞋垫卖得不好,主要是广告太单一了。这样,我呢替您想了几个特靠谱的广告······】 炅【怎么是你想的呢?不是我们俩一块想的么?】 丽【啊,我想的比较多,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是我】(两人再次争锋) (驾驾驾驾~~~驭~~~) 杜【你俩一起来~~】 炅【杜总,我给你介绍一下哈。我们为了能让一个广告多样化,推出了很多不同的系列。首先呢,针对成熟的人群我们推出了超幸福鞋垫广告的怀旧篇】(马丽背着担子上台) 丽【超幸福咧~~~超幸福咧~~~】 炅【小时候,一听到超幸福的叫卖声,我就再也坐不住了】丽(拿着鞋垫闻闻)【一股浓香,两片温暖。超幸福鞋垫,暖暖的,很贴心。 】 何马(一起唱)【垫上它,不咯脚,不咯脚,还增高~~~~(相视狂笑)呼哗哗哗~~~】 炅【杜总,针对学生人群,我们还推出了超幸福广告的励志篇。(小孩声音)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 丽【驾!!你这你去年用过了】 炅【那你来】 丽(又唱)【爱我你就亲亲我,爱我你就抱抱我。我的学习好,爸妈没烦恼。垫上超幸福,人脑赛电脑!!~~】 炅【超幸福鞋垫,连续六年全国销量领先!鞋垫连起来可以臭地球两圈。】 丽【超幸福·····】 何马【你本来就很臭!呼哗哗哗~~~】 炅【随着百科全说的热播,我们还推出了超幸福广告的健康篇。】 丽(一本正经状)【你还在为熬绿豆,天天熬绿豆吗??】 炅【你还在为防癌,生生嚼茄子吗?】 何马【No!No!No!】 炅【身体的所有问题交给超幸福】 丽(装外国人吧)【胃,你好吗?(面目狰狞)不好~~(正常声音)垫上我们的超幸福,胃痛,(外国人)胃酸,与我~~无关】 炅【不只是对胃好哦】 丽【风湿~~】 炅【落枕】 丽【便秘~~】 炅【脱发】 丽【耳鸣~~】 炅(就指着一个地方)【瘙痒】 丽【牙龈肿痛~~~】 炅(指着马丽)【妇科炎症】 丽(指着何炅)【不孕不育~~】 何马【我们都用超幸福!!垫垫更健康~~~呼哗哗哗~~~】(电话铃响起) 杜【喂~~啊,沈总啊。哦~~好的好的~~OK啊,OK~~明白明白明白~~啊,元宵节吃元宵了吗?什么馅的呀?啊已经挂了。啊,等着啊。】 丽【杜总,怎么说?】 杜【是这样的,刚刚呢,上面传达了一下意见······觉得还不错。(马丽欣喜状)而且还有一个喜讯,那就是我们已经卖出去了一双!!····所以,我们逃过了经济危机,你们两个都留下来啦!!】 (何炅和玛丽欢欣鼓舞)炅【太好了!来来来来来~~我抱一个抱一个】 丽【驾!!~~~就难为自己。来!老规矩,让我抱抱你吧!】(何炅刚上前,被杜海涛拦下) 杜【哎!要不抱抱我吧,呵呵呵~~~】 丽(惊讶万分)【我去~~~~~~】 (三人一起奔跑,下台,落幕)